SEASON

【特稿】大陸教會文革見證者:安徽蚌埠教區王克順

Tags: 張敬業, 文化大革命, 湯若望, 聖母軍, 蚌埠教區

刊登日期: May 20, 2016

【特稿】大陸教會文革見證者:安徽蚌埠教區王克順
五河縣是安徽省天主教傳入最早的地方,一六四九年(清順治六年)湯若望(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即來此傳教。雍正以後查禁天主教,教堂被毀,但仍有少量地下天主教徒。

晚清時期,法國籍耶穌會神父又以五河縣為基地,向安徽省北部淮河沿岸地區傳教。一九二九年二月廿一日,原本統轄安徽全省教務的蕪湖代牧區被一分為三,成立蚌埠和安慶兩個代牧區。北部淮河流域地區被劃為蚌埠代牧區,交給耶穌會的意大利神父負責。一九四六年四月十一日,羅馬教廷在中國正式建立聖統制,蚌埠代牧區升格為蚌埠教區。在文化大革命期間,蚌埠教區是安徽省教會的重災區,好幾位神父死在勞改營或者監獄中,作為文革的見證者,也曾經是一名修士的王克順,其坎坷的一生則反映出蚌埠教區在遭受迫害時期的困境與危難。

王克順,一九三五年十月十日生,九歲父親去世,在安徽淮北濉溪的家很貧苦,隨著母親去宿縣(現為宿州市)幹活。恰巧這家僱主是信天主教的,不僅允許母親帶孩子,僱主看王克順也正需要上學,就讓他和自己的孩子一起上學,回到家後一起吃饃,上學的學校是教會學校,叫崇真學校(現為宿州市第二中學)。王克順就是從那時起開始接觸信仰,並且參加了慕道班學習,很快領洗了。

在王克順上學到六年級快畢業的時候,母親去世了,那年他十四歲。王克順成為孤兒後,意大利籍賀神父對他關愛有加,時常給予生活上的照顧,宿縣的總本堂馬維神父問王克順是否願意修道,他也正好萌生了要榮主救人的想法。在他於崇真學校畢業後,馬維神父到蚌埠找趙信義主教說明了情況,一九四八年王克順就到蚌埠教區備修院開始了修道生活。一九四九年蚌埠解放,兩年後外籍神父全部被驅逐出境,修院解散,讓修生們回家。而王克順無家可歸,剛好他已初中畢業,就考取了蚌埠師範,並在師範學校負責當時的公教青年團體活動。

王克順在一九五四年師範畢業後,留在蚌埠教學。翌年,教會再次遭到迫害,時任蚌埠教區張敬業主教因拒絕參加愛國會,以「龔品梅伸向安徽的魔爪」被判刑十五年。王克順與其他國籍修道人被關在嬤嬤院,進行集中學習,要求他們與張敬業等劃清界限。一九五六年大陸的大學進行公開招考,王克順與四位青年教師一起邊教學邊準備考試,最終五人中有兩個考入了蕪湖安徽師範學院,王克順就是其中一個,進入物理專科學習。

一九五七年反右運動開始,學校裡進行大鳴大放貼大字報,校園樓墻上的大字報貼了一層又一層,王克順也寫了四張大字報,寫的是關於農民窮苦的問題,他因是公教青年被劃為右傾分子。一九五八年王克順即將畢業,反右運動在安徽師範學院掀起小高潮,校長方志明成為大右派,王克順被扣上聖母軍頭頭的稱號,開始一次又一次地被批鬥,最後沒有經過法院,直接進行問話式審判,問王克順是否還信教,他說怎麽能不信?是教友就要信。王克順因此被判為「反革命」,刑期五年,先是在蕪湖蹲「小號子」,四個人擠在三四平米的小屋子裡,晚上睡覺頭和腳頂著屋子兩頭的牆,屋子裡還放著一個馬桶。
王克順在蹲小號子期間被不斷訊問,讓他承認是聖母軍小組長,並且拿來所謂的調研材料讓他簽字,最後王克順在簽字的時候寫明:沒有任何人介紹我加入聖母軍,也沒有任何手續,你們說是就是。之後,他被押到蕪湖耐火材料廠進行勞動改造。

在耐火材料廠,一開始讓王克順砸石頭,他把這種強勞動看做是天主給他鍛煉身體的機會,每次幹活都選擇拿最大的錘頭,夏天穿著三角褲頭在太陽底下幹活,石頭粉亂飛,而他沒有抱怨。耐火材料廠領導看王克順肯於吃苦耐勞,就把他調到內勤做警衛,兩個人六個小時一換班,負責防火防盜,晚上還有夜餐,肚子能吃飽了。

後來王克順被調到機械廠拉闆車,從四褐山往機械廠拉磚和石頭建設機械廠,一共七十人拉闆車,一個人一輛闆車,四裏多山路,還要過一個山坡,半天來回拉兩趟。在機械廠幹活的每人每月定餐是卅八斤,早上吃四兩糊,就是把米碾成麵,做成稀飯,和水一樣,舀四勺子就是四兩糊。兩個月後這批人累垮了,都拉不動闆車了,就把這批人換了,定為病號,負責拔裝機械用的木箱子上的釘子。

在機械廠時,一位北方來的幹部看王克順老實肯幹,就調他去食堂負責發放飯票,也因此讓很多人能吃飽飯。與王克順一起從蚌埠到蕪湖勞改的熱心教友張克安在機械廠是技術員,但定餐量少,吃不飽,王克順就利用去找張克安聊天的機會,偷偷給了他飯票。還有其他勞改的教友也都受到了王克順的照顧。

在機械廠因為吃不飽,再加上強勞動,有些人就死了。負責看管改造犯的幹部們的定餐每月二十斤,更是吃不飽,就帶著換下來的這批拉闆車的改造犯去湖中挖藕,這下所有人都能吃飽了。王克順不會挖藕,一個姓張的幹部讓他去負責洗藕。

一九六三年,王克順刑滿釋放,勞改營領導讓他回家,但他無家可歸,先去了淮北濉溪姐姐家,但姐姐家吃的是棉籽摻雜麵,也吃不飽。王克順無奈,回到蕪湖留廠工作。王克順到蕪湖採石場成為就業人員,工資為廿二元,但他依然是反革命四類分子,和勞改犯一樣沒有自由。其實採石場隻是一個臨時集中地,很多像王克順這樣刑滿就業的人全部集中到採石場,之後用輕機槍押解他們,用船把他們押送到安慶市宿松縣九城畈改造農場種棉花。

六年後,九城畈改造農場實行軍管,開始收監社會犯罪人員,王克順這批勞改人員被遣散回家。王克順的奶奶在濉溪張莊姑姑家,他就投奔了姑姑家,但他依然是四類分子身分,每個月村裡開幾次會,在會上被民兵隊長訓話,譬如開中國共産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等國家大事的時候,他是不能隨便外出的。起初王克順和村民一起收割高粱,後來負責收糞和澆菜,那個時候是生産隊時期,沒有工資,隻有工分,然後按照工分來分糧和分錢。

張莊有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中醫手不能動了,就找到王克順,問他願不願意學醫,王克順聽到這個消息很是高興,就開始學醫。王克順為了學好針灸,除了買些針灸方面的書籍,還用自己做實驗,從紮自己的胳膊開始,慢慢的就學會了,並且超過了老師傅,在張莊有了名氣,並且不收大家的錢。

一次一位老奶奶突然間不能說話了,半夜找到他,他二話不說就去了,當時他正在研究如何治療不能說話的病症,一針紮下去就好了,讓他的知名度一下子就更高了,附近村子的人有病了都找他治療。村委會就讓王克順做村子裡的赤腳醫生,為村民們提供治療,在那個時期雖然不能夠做傳播人靈的事情,但至少能夠救人治病。

後來生産隊讓王克順負責餵豬,在一九七九年,與他非常好的獸醫突然有一天告訴他:現在平反了,你也去平反吧。當時王克順手裡沒有錢,就投奔了宿縣的姑舅表兄家,他的表兄正在《拂曉報》當會計,看了他寫的材料後感覺不太好,又給重新寫了一份,並且給拿了路費,王克順就去蕪湖安徽師範學院申請平反,但一年跑了五六次也沒辦理下來。後來學校隻給去掉了右派分子的「帽子」,「反革命」的帽子要由法院「摘掉」,法院經過調查,張敬業主教在被捕後一口咬定沒有聖母軍,這才為王克順提供了摘掉「反革命」帽子的依據。

法院對王克順說:右派的「帽子」沒了,「反革命」的「帽子」沒了,但「公青」的帽子摘不掉。王克順說,「公青」的帽子摘不摘都無所謂,因為他就是公教青年。

王克順平反以後,到濉溪縣教育局報到,被分配到劉橋鎮中學教物理。在這個時期,政府也開始落實宗教政策,王克順就利用業餘時間配合葉子威神父落實教産和福傳。一九八二年在劉橋鎮蔣古同村建成了改革開放後淮北市第一座教堂,為四間房大小。

在王克順有了正式工作後,經人介紹,與一位神經有問題的女子結婚,生育兩個女兒身體也不好,成為了王克順的沉重負擔。目前,王克順的妻子已經去世,兩個女兒也嫁人。

一九九一年王克順病退後,在宿州梨園張敬業主教成立的修女院教了兩年文化課,修院解散後他一直為教會服務,如今已經八十歲的老人還到三個堂口福傳。

__________

撰文:浪淘沙,中國大陸一名教友。

【完】

相關文章:

江西餘江地下主教曾景牧安息主懷,享年九十六歲

【特稿】中西合璧的天主教河南總修院

地下主教團前任執行主席劉冠東主教安息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精選新聞

UCAN India Book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