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SON

【特稿】細說中國當局對天主教的管理

Tags: 中國教會, 全國宗教工作會議, 公安局, 外交部, 宗教局, 統戰部

刊登日期: May 5, 2016

【特稿】細說中國當局對天主教的管理
中國共產黨牢牢掌握對宗教的控制已不是甚麼新聞,但很多人可能想像不到那是什麼樣的程度。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最近的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對宗教管理所闡釋的藍圖,主流媒體未必會詳列所有細節,而其中一項值得關注的,是有更多部門,甚至政府認可的民間組織被要求對宗教「齊抓共管」──一個首度在宗教工作上出現的詞彙。

在四月廿二至廿三日召開的會議上,根據習近平綱領性的講話,這些被要求一同管理的新群體包括「工會、共青團、婦聯、科學技術協會等」。

不過,即使在這份「齊抓共管」的新名單誕生之前,要中國近四千名天主教神職人員數算他們在多少部門的管理之下,並不困難。

以最近江西省餘江教區「地下」主教曾景牧的葬禮為例,一位當地消息人士對天亞社說,約有五千教友出席葬禮,過程中受到約千名公安人員和官員監視。

在場的官員一般至少來自三個單位,分別是監督宗教事務的黨內機關統戰部,以及屬於政府部門的宗教事務局公安局

該消息人士指出,教友也不會很介意官員出現,因為大型教會活動有時候需要他們協助維持秩序。

在抓捕地下神職人員時,相類似的部門人員也會出現;有時候甚至連國家安全局的官員也會出動。不過,教友未必能分清楚國安人員和屬於公安部的國保人員,而都把他們統稱為安全人員。

在一般情況下,從省、市、縣各級政府的公安局負責監控被視為「非法」的地下教會團體,宗教局工作重點負責管理政府認可的公開教會團體,而統戰部主要職責是聯繫宗教界並掌握他們的動態,以及對宗教工作中的重要事件與問題作決策。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地下主教告訴天亞社,他一部手機裡的電話,只有各級官員的電話號碼。「他們要求隨時能找到我。」這意味著他儲存了至少有九個電話號碼。

 

宗教生活上的各式各樣管理

如今,中國教會大部分教區都設有社會服務中心。他們的慈善服務常常獲得稱讚,特別是有災害發生時,他們都需要與民政部合作救災工作。即使是這樣,教會要獲得法律認可的非政府組織地位,卻非常困難。

河北省的進德公益基金會是國內首個天主教非政府組織,他們享有全國性的認可,接受的捐款可豁免賦稅,並可向捐款者發出收據。這些相關的法律是受財政部和民政部共同監管。

在天主教出版方面,國內目前有三間主要的出版社——河北省的河北信德室、上海教區光啟研究中心,以及北京教區上智編輯館。此外,一些教區也出版教區或堂區通訊。

這些出版品大部分只允許在教會場所內出售,供「內部傳閱」。他們不可在一般書店出售,除非得到來自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出的出版條碼,因此而限制了教會的福傳。

至於自二零一三年底開始的「三改一拆」,浙江省基督徒大概不會忘記去年十月在浙江一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住建部)的會議上,陳政高部長向與會者說:「在全國城市打一場治理違法建築的攻堅戰」。

事實上,興建宗教活動場所除了住建部和宗教事務局,還牽涉更多的部門。華中一位神父說,其教區為了興建教堂,花上兩年時間從不同部門獲取約三十個審批公章蓋印。

至於在北京召開的宗教工作會議,除了宗教官員,公安部和教育部的官員也有出席。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院長邢福增教授說:「學生信教是已形成了一段長時間的現象,並且越來越普及,因此教育部也參加了。」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外界可以預期在中梵談判裡,中方的外交部官員與統戰部和宗教局的同事並排而坐,因為北京當局視之為「國與國之間的談判」。

某些部門所負有的相關管理責任,雖然是一視同仁,適用於所有國民身上,但很多時候,正如一位溫州老教友最近為天亞社撰寫的評論中寫道:「對於天主教,任何部門或官員都會犯上『過敏症』,除了宗教主管部門之外,都願意與天主教『劃清界線」……不願與教堂『沾親帶故』。有關部門不敢受理或辦理教會遞交的報告或申請,以無政策規章可循予以推託」。

對在中國的天主教神職人員來說,為了教會生活的不同方面,而需要應付這麼多不同的黨政部門,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完】

相關文章:

全國宗教工作會議於京召開,重申宗教中國化為要務

江西餘江地下主教曾景牧安息主懷,享年九十六歲

【評論】天主教堂建築存些許「違章」,誰之過?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精選新聞

UCAN India Books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