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SON

【特稿】菲律賓愛滋病患者心聲:我們也是天主的兒女

Tags: 塔格萊, 愛滋病, 歧視, 菲律賓, 馬尼拉

刊登日期: May 25, 2016

【特稿】菲律賓愛滋病患者心聲:我們也是天主的兒女
「痛苦不會歧視,無分你我」。這是馬尼拉總教區類思·塔格萊(Luis Tagle)樞機的侄兒、愛滋病患者福斯廷.安日洛(Faustine Angeles)五月十四日,給世人的信息。

菲律賓奎松市五月十四日發起為「愛滋一小時」活動,並希望成為全球的行動。

這個活動在下午六時至七時舉行,與「國際愛滋病燭光紀念」同步,希望能協助全球認識愛滋病,並且消除主要基於無知而對患者的歧視。

像福斯廷一樣的人,改變對愛滋病的看法就是一場戰鬥,而整個世界是他們的戰場。

這位廿三歲青年四年前發現自已對愛滋病毒呈陽性反應,自此人生就起了戲劇性的轉變。他多月來隱閉自己。他也確診患上躁鬱症,有時會感到迷失和沮喪。他以為自己的生命在年輕歲月便會結束。

福斯廷說:「這是很難過的事。我日以繼夜把自己鎖在房間。我不能正常生活,不得不辭去我的工作。」

菲律賓每天至少有廿二人確診感染愛滋病。當地的流行病學局在二零一五年十月錄得二萬九千多名愛滋病患者。今年不到半年,已新增了近二千三百個新病例。

衛生官員說,除非遏止這流行病,菲律賓在二零二二年的感染人數可能達到十三萬三千人。

福斯廷的沮喪持續了多個月,直到他厭倦了其痛苦。他尋找釋放自己的方法,使自己免受絕症的束縛,最後他找到了「變得更好的意願」。他說:「我意識到感覺恥辱是源於自己。如果你認為自已是一個羞恥的人,其他人也會這樣想。」

當接受了自己的命運,福斯廷的情況開始轉好。他開始尋找那些可能被傳染的人,告訴他們有關自己的故事。他說:「有些人迴避我,但有一些接受了我。但我沒有停止訴說自己的故事。」

 

竭力終結歧視

衛生部長珍妮特.加林(Janette Garin)說,菲律賓參與「愛滋一小時」活動是結束歧視這種疾病的努力。「我們需要提高人們的意識,因為很多愛滋病患者不知道他們可享有什麼醫療服務。」

她說:「我們希望將『愛滋一小時』運動不只在國內宣揚,而是全球。」

福斯廷像所有小孩一樣,從母親那裡獲得力量。自從確診後,他母親一直支持他走的每一步。當她第一次得知福斯廷生病時,只是問了︰「需要做什麼?」

當晚,福斯廷哭著入睡,母親就在他身旁。他說:「我知道媽媽無條件愛我。這是我生命中最難忘的時刻。」

在家人的支持下,福斯廷知道要為其他人做些事。他把自己的所有狀況鋪陳在社交媒體上,世界各地的人們漸漸向他求助。

福斯廷說:「我想大家都看到愛滋病患者過著正常的生活,這種病任何人都有機會感染,我不會只將精力集中在非異性戀者(LGBT)族群上,一般異性戀男女也應該意識到這種病毒。」

他說:「愛滋病不會偏心。」

福斯廷以長達一年的「愛滋病毒單車之旅」,和其他志願者騎腳踏車在全國各地宣傳愛滋病。單車隊伍鼓勵地方政府告知人們,有醫療護理提供給愛滋病患者,而不同醫療中心會提供免費測檢。

衛生部長加林說,以「集體的社會力量」來宣傳對愛滋病的警覺,病毒傳播是可以遏制的。她說:「愛滋病只是一種病毒,我們不能讓它破壞菲律賓人的生活。」

 

教會行動

菲律賓的天主教會也開始主動抗擊愛滋病。

福斯廷說,他的叔叔塔格萊樞機,一直非常致力於終止人們歧視愛滋病和這病的患者。

塔格萊樞機四月三十日拜訪和逗留在馬尼拉一間醫院的「特別關注病房」,那裡是愛滋病者接受治療的地方。他為廿五名患者送聖體,保證為他們祈禱,並敦促他們「從信仰中尋找力量」。

福斯廷說,他的人生目標是為每個菲律賓人貢獻他的理想。

但他說:「我唯一真正祈求的,是我的倡議能繼續下去。甚至當我去世時,受我所啟發的人,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能繼續倡議。」

福斯廷希望菲律賓人努力制止歧視。他說:「與其否定我們,我希望他們會包容我們。」

「我們也是天主的兒女。」

【完】天亞社英文新聞

'We are God's children too'

相關文章:

【特稿】浙江校園派發避孕套防愛滋病,教會倡採不同手法

孟加拉教徒面對巨大愛滋病威脅
保持聯繫

訂閱《天亞社中文網》免費電子周報

繁體版 簡體版

精選新聞

UCAN India Books Online